梦璃
梦璃

【活动】《屋子》

文字作品 MICHU - 9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挪威的森林》

 《屋子》

“您已经有十五天没有访问过这个地址了。”不经意瞥到的那一行小字,是终日在枯燥的文字间偶然察觉到的一缕阳光。如年轮一般,悄悄的躺在那儿,任时间无息的划过一圈又一圈,等待着每一个在这里逛到疲惫的人。当他们寻至此木墩落脚休息时,俯身察看,“已经一年了啊。”一声感叹。我亦是如此,与这里的一切,都从一个不起眼的相遇开始。

  还是走了进去,长时间的用眼使得界面有些许模糊,但依旧能分辨出大概的模样,也仍旧是这副模样,像是进化图,有的房间已经灯火通明,里面还时不时传来房客们的一些笑声,还有依稀几句求车或是无感,但有些房间依旧还是冷清,房门口的脚印也被蒙上了薄薄一层尘埃,窸窣几声,像是作者在里面来回踱步,又或是哪位房客在悄悄的欣赏,“可能也是老鼠在里面偷食罢。”,想法落入的我思绪中,又被一声问候拉回现实,猛然回头,只注意到挂在客厅里的那一幅画,唯妙唯俏,似乎在动?我眨了一下眼,重新让眼球湿润起来,是画里的女生,正站在我面前,长发,猫耳,蝴蝶结,干净的面容,虽只是简单的几句描述,却能勾起不少人DNA里的东西,轮廓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她伸出手,起初我以为她要てこき,但她似乎只是想轻拍一下我。

  我稍稍侧身闪开了,疲惫的右手已受不得一丝惊吓。“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一声招呼,很是活力,丝毫没有对我躲开这件事感到尴尬,若不是12点的钟声响起,签到的按钮变得忽明忽暗,或许我真信了已经到了清晨。

  这个小女孩我是熟悉的,她和房子的主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暂时称这位主人叫小火。起初我搬进这间房子的时候,小女孩还不在这里,客厅仍是空荡荡的,小火也多次抱怨房子里尽是些老色批,缺了点什么。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抱来这么一个小女孩,起初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大家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后来有一天小火自豪的告诉我们,她有名字了,叫璃月,房客们在欢呼着,但我注意到小火的脸上藏着一丝难以发现的忧郁,搭配着鼻子上的那一处伤痕让人琢磨不透,管家后来告诉我,璃月自从有了名字似乎暴躁了许多,会砸配电房里面的服务器,会乱改住宅的门牌,有些房客还因此找不到来路,我一边觉得好笑又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因为这些事情似乎在璃月来之前好像也时不时会发生,“不会是小火故意让璃月背的锅吧。”我试探性的问了问管家,管家笑了笑,没有回答我,只是悄悄的和我说了一句“最近璃月因为觉得房客们的胸牌不好看,用扳手打了小火一顿,这是真事。”房外微风吹起,一些没被树叶挡住的风,悄悄的吹到我的背后,打了个冷颤。虽然我依旧觉得匪夷所思,但是相比于砸配电房,我还是觉得用扳手砸小火更要真实一些。

  冰冷的金属声把我从回忆中再一次拉了回来,我差点忘了面前这个女孩子,那双纤细的手慢慢的伸进了兜里,是错觉吗,总觉得兜里有一个像工具一样的东西“今天要去哪个房间看看吗?”她说。另一只手放出一个导航栏,像一个贪玩的音乐家,放跑了乐谱里的音符。愉悦的氛围充满的整个空间,在客厅,在走廊,在尽头,追逐着。

  “音声区吧。”她领我打开了房门,空气中除了方才的那丝愉悦,仿佛多了一些粉尘,这里也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更新了,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邻居——亿晴,在漫不经心的挑逗着他那只新养的鸽子,鸽子的脚上有一枚金色的脚环,上面刻着“求一键三连”,我把房间的窗户全部打开了,月光洗漱了这里的阴暗,我顺势把门轻掩上。“老鸽子。”我戏谑着“我这些天又听了你分享的音声,还是你的好听,听别的我咳嗽。”我从口袋里抽出一包华子,拿起有些皱痕的烟,递去。亿晴接过,没抽,只是玩弄着,我的余光看到了他的床下,除了纸巾外也有几根已经泛黄的老烟,看来也不止我一个在催更吧,我就静静的等着,半晌才听见了一句回应。“下次一定。”

  过了也有挺久,我从房间退了出来,转身正要离开,因为今天在这里待了太久了,身体有点吃不消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璃月拉住了我“不去视频区看一看吗,有些房客挺挂念你的,你好久没带来新的艺术品了。”我停下来手中的动作,也许是吧,也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了,此时视频区房里传来了阵阵笑声,我问璃月“谁带来了新艺术品?”,没等璃月回答,房里传来了几句刺耳的“密码我打999999999不对啊,密码到底是什么?”,我示意璃月不用说了,我已心领神会。是啊,现在的房客越来越多,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大家分享着自己喜欢的作品,不也挺好吗?艺术不止一个形式,有人用画像来记录,也有人用视频来承载,不管是听、看还是读,能以一切形式存在的艺术,能为游客带来欢乐的艺术,就是好文明,想到这里,手不由自主的就拿起了纸和笔,璃月见状,赶忙为我打开了新建文章的页面。手中的笔一转再转,下一秒就像要划出一篇美妙的诗句 ,突然一股暖流充满全身,那种如相位猛冲后的贤者模式传遍全身,顿时觉得困意十足,此刻只想为自己倒一杯卡布奇诺,懊恼此刻站在空旷的走廊,没有咖啡机,自己也不是阿姨。

  “你在懊恼些什么呢”那双手按下了我正在转笔的手,“也许你现在还不想写文章。”一只鸽子掠过我面前,金色的脚环十分显眼。我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那包华子,还有最后一根,我给自己打着了火,放下了手中的笔,一口之后是最近从未有的舒适感,我慢慢的抬起头,面前是那个女孩,长发,猫耳,蝴蝶结。

   我没有忍住,把头迎了上去,慢慢的靠近她的耳边。

  “下次一定。”

——MICHU

2020.8.1

梦璃 2019-2021 站长:小火
合作与反馈请联系:MoeliOfficial@outlook.com 或 其他联系方式
让璃月来随时通知阁下更新吧~    同意 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