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
梦璃

【活动】《自由》

文字作品 MICHU - 4

自由向来是一切财富中最昂贵的财富

——罗曼·罗兰

序章

2019年5月1日 天气:雨

  虽是一个正常的凌晨,但这场密的让人喘不过气的雨似乎在为谁敲响着警铃。

  穿过狭长的胡同,车在荫蔽的边缘停了下来,犹如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车上的人迅速下车,下一秒亦消失在了黑暗当中。有序的雨声被错乱的脚步声打断,吓得落下了一个响雷,三辆车应声停在了街对面,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女人,兴许是职业习惯,她打量着四周,看到那台蜷缩在边缘的汽车,停下了步伐。

   “烟sir,我们需要加快步伐,不能再让他们逃走了”一旁的男人一手提着树脂盾,一手递给她一顶防暴头盔,脚步依旧没有停下来,胶底的帆布鞋踩在泥泞中发出了及其难听的声音,烟sir笑了,也不知是不是笑那双胶鞋。

  另一边,方才从车上下来的人,已经静悄悄的,跨过警戒线,消失在了雨帘中,只有树木发出的沙沙响声,映衬着远方的灯火,像是庆祝一般,也许是为了自由。

“就是这样?”

“嗯..”

“第几次了,为什么每次都抓不住?”

  局长来回踱步,显然对这次行动的结果并不满意。

“我不明白,抓她?图的是什么。”

“你应该明白的,自从那件事情以后,什么东西是禁止的。”

“我知道,这和抓那个小女孩有什么关系,她不像带着这种东西的人。”

“当然有!”局长气的直拍桌子,并用一只手抵住了烟sir的脑袋“就在这里,全都在这里,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都在这里!”

  局长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唾液不小心的流了出来,烟sir忍住了笑,习惯的递出了她的手帕,局长接过手帕擦了擦嘴角,突然眉头一皱,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但好像又什么也没想到。

一、五号证物

2019年2月1日 天气:阴

 距离新规颁布下来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街上时不时依旧会传来几声悲鸣,这里的住民早已经习惯了这条满是尸体的街道,和半个月前的景象似乎没什么不同,只不过以前倒在这里的都是力竭倒下的人们,嘴里还在用体内残存不多的气哆嗦着“啊我死了”,而现在,都是因为讨论而被就地正法的人,为什么?自踏入2019年,这里的领导者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诸如“新的一年要做最健康的肥肥”“戒撸3650天,今天是第一天”的话,也就是从那天以后,举国上下禁止讨论且流通一切色情物品, 如有发现,就地审理。而这里,安沃,以色情产业链远近闻名的一座小城镇,似乎要在今日迎来属于它的审判。

安沃本不是这里的名字,只是一年前,一位小伙来到了这里,租下了一座最大的仓库,开始在这里做起了他的资源交换,起初只是一些写真,后来越做越大,视频、本子、游戏,而这座小镇因此充满了生机和活力,久而久之附近的人们都忘了这里叫什么地方,而安沃,直接取代了这座城市原本的名字,成为了它的代名词,一年后,这座仓库依旧热闹喧嚣,只不过这次不是被各类色批包围,而是几辆闪烁着刺眼灯光的小轿车。

烟sir下车环视了一下这座仓库和周围,这里离城市中心虽然不近,但建筑上巨大的玻璃幕墙映射出城市的繁华,但倒不如说,是仓库带给了这座城市一丝生气。

仓库只有一个入口,从远处看过去,仓库门前那块停车场,空无一车,空旷的感觉配上深不见里的门口,仿佛像是这座仓库将所有东西都吸入了一样。仓库背后是港口,货船的雾笛声时不时响起,响声将烟sir的神抓了回来,她对身后的人提醒道:“进入仓库注意视线,里面可能含有大量的色情制品,你们可千万不要入了迷,虽然你们是我的同僚,但真看了我照样公事公办”随后做了一个手势,数十人就这样进入了这间仓库。

仓库里十分漆黑,但他们不敢打开亮灯,只得靠眼睛不断的适应这种幽暗,果不其然,他们在一楼发现了不少柜子,上面都标注着,这里曾经装载过一些难以言喻的东西。“不过是一些普通的XP罢了”烟sir嘀咕了一句,他安排几个手下作好登记,带着剩余的人开始摸索上楼梯,他们知道,楼上是管理的办公室,好运的话兴许他们还没逃走。

“ 十、十一、十二…”烟sir数着阶梯摸着墙边走了上去,墙十分潮湿,她依旧是摸着走了上去,推开门,飘荡着一股臭味,是那种愉悦后留下的臭味,他们打开了一盏灯泡,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张小茶桌,上面的茶杯十分凌乱,还有一只掉到了地上,光秃秃的墙面和破旧的老木地板给了烟sir他们当头一棒,所幸的是,远处一个小桶里还有星微的火光,她踩着咯吱作响的地板上前查看,还不小心把那只掉在地上的杯踢到了跟前,她只是稍微看了一眼那个杯子,上面还沾有一些残存的液体,而小桶里装的全是安沃的管理文件和一些残余的资料,证明了此前在房间里的肯定有那位运营着安沃的人,也是他们这次来要抓捕的人。

小火,一名普通的社畜。虽然不是单身,但是对COS类的色情制品十分感兴趣,只身来到这里,像一名传教士,但更多的像是满足他的爱好。他将各种各样的性癖带到了这里,让原本只知道纯爱NTR的本地人感受到了什么是新大陆,就这样一步一步扩大了他的色情帝国,不仅给那些纯爱党带来了莫大的恐惧,同时也榨干了不少人。而他却从中得到了似乎不小的乐趣。

原本大家还都叫他小伙,但后来他开始搬运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令人直呼好怪,这能是阳间的东西吗,能不能做个人。久而久之,因为迎合了不少人内心的性癖,释放了自身,光是力竭而亡的人就有好几个,而被封面和标题欺诈进来看导致留下一生难以磨灭的伤害的都有好几十人,大家都觉得小伙已经失去人性,成为了无情的发片机器,于是渐渐的就叫他小火了。

烟sir一想到这些,再想到这次又被他逃脱了,怒火不断上涨,气的踢开了那个茶杯,同行的警官看到了,忙过来放好标识牌,并拍下了那张杯子的照片,对烟sir说“生气归生气,这可是证物呀。”烟sir没有理他,走向了窗边,河水静的像一滩墨汁,随风摆动的窗帘像是河里掀起的涟漪,推动着港口的船离开。天空逐渐变暗,河里飘荡过来的味道夹杂着尾气,混合着房间里还未消散的精臭味,十分难闻。

隐约又听到了轮船的雾笛声。

“烟sir,不是很对劲,这个杯子似乎有点太干净了。”

“鉴定那边怎么说?”还在看着窗外的烟sir似乎被吓到了,惊怕的连手都不怎么自然,只好牵强的塞进了裤袋

“另一只杯子显然是小火的,上面有他的指纹和里面有喝剩的茶水,但…”

“接着说…”

“另一只,也就是被您踢开那只,却异常的干净,上面没有一丁点指纹,杯子也十分干爽。”

“这有什么问题吗?”

“杯子的温度不自然,并且那壶茶水,似乎不是一人的分量。”

烟sir拿着照片,皱着眉头,轻摇了摇头,对身旁的同事说“我明白,但是我们现在首要的目标就是抓小火,情报里并没有说他有同伙,而且我们还没有确凿证据,就先这样吧,告诉他们,收集好证据就收队。”

她似乎若有所思的望向了窗外。

窗外的景色彷如梦境一般,月亮被烟囱排出的烟遮掩的若隐若现。

烟sir笑了,也不知是不是笑那个杯子。

to be continued

——MICHU

2020.8.1

梦璃 2019-2021 站长:小火

友情链接与合作请戳我

其他联系方式